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复古、激进和潮流 ——论萨拉菲主义在阿拉伯的再起

复古、激进和潮流 ——论萨拉菲主义在阿拉伯的再起

按:中东巨变以来,多个国家世俗政权倒台,萨拉菲政党通过选举登上政治舞台。另一方面,近来ISIS为首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宣布在中东建国,势头迅猛、活动猖獗。对于宗教极端以及萨拉菲主义的讨论达到了过去十年以来的顶峰,其中有支持的声音,也不乏反对的意见。萨拉菲思潮本身,也有很多不同的分支。这些分支中难道没有共同点?暂且不论萨拉菲主义的起源和未来发展趋势,萨拉菲主义产生的原动力当中,积极有益的价值究竟何在?

 

德国萨拉菲分子抗议

定义和特点

世界各国研究机构举办了多次研讨会,投入精力研究萨拉菲主义的现象和本质,但在其界定和特点方面存有各种争议。

如果说参加这些研讨的人达成了什么共识,那就是对于萨拉菲主义没有一个一致认可的定义,在不同的研究学派里面对于其共性特征也存有异议。即使再开十次这样的研讨,也难于得出更有益的统一意见:盖因萨拉菲主义作为一种现象其经纬交错、分野繁多、构成复杂,以至于相关研究甚至会得出互相矛盾对立的结果。或许这归结于“萨拉菲主义”概念本身的外延较广,特别是脱胎于其中并细碎化或分支化的概念众多。

简单地说,萨拉菲主义是一种伊斯兰教极端主义派别,主张一切按照复古的价值观和伊斯兰教最初的教义,严格遵循最高宗教经典《古兰经》。“萨拉菲”源自阿拉伯语,意为先人、先贤,指效仿先知穆圣时代的言行举止,并由此衍生出的一整套政治构想和社会文化秩序。

我们暂且不要纠结于术语和定义,细微的偏差以及由此带来的纷争,也先抛开“萨拉菲主义”再度勃兴是复兴的助力还是复兴的阻碍——因为这些都是有待慢慢研究并由时间去评判的——萨拉菲主义的存在是一种伊斯兰现象,有其历史和思想广度,有其政治和社会深度,有其积极和消极的潜在影响,我们可能会赞成或反对其输出或树立的价值观。

就具体行为方式而言,又分为:传统萨拉菲主义、“圣战”萨拉菲主义和政治萨拉菲主义。传统萨拉菲类似于小乘佛教,将宗教与世俗相对立:主张尊经复古、追本溯源,恪守个人内心对于伊斯兰的信念,以一百二十分的认真专注于礼拜和功修。“圣战”萨拉菲主义则强调以“圣战”和“卡菲尔”理念建立伊斯兰教法为基础的伊斯兰政权(代表是“基地”组织、“伊斯兰教法支持者”、叙利亚反对派“胜利阵线”、中亚“伊扎布特”等组织),认为武力是改革社会和政治体制唯一有效途径。政治萨拉菲则希望通过宗教政党化谋求政治合法地位,从而在本国执政或主政。

抛开这些不谈,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则是,阿拉伯人作为萨拉菲主义思想的缔造者可以从中有何获益?除了其发展演进过程中带来的侵略,萨拉菲主义有何美好的价值可言?撇开政治功效和顶层设计,萨拉菲的历史经验留给了世人哪些精华事例?

 

“圣战”萨拉菲者

萨拉菲复活

“茉莉花革命”以后,阿拉伯国家世俗威权政局纷纷崩坏,萨拉菲主义通过合法选举登上政治舞台。2011年10月23日,突尼斯“复兴运动”在制宪议会选举中获得41.47%的选票。2011年11月27日,摩洛哥“正义与发展党”在立法选举中获胜。2011年11月28日,埃及萨拉菲派光明党在人民议会选举中获得24.7%的席位;在2012年1月29日举行的协商议会选举中又获23.9%的席位。2012年7月17日,利比亚“全国力量联盟”在国民议会选举中获48.8%的席位。伊斯兰主义力量在部分海湾阿拉伯国家也呈现上升趋势,2012年2月2日,科威特伊斯兰派别及其盟友党派候选人在国民议会选举中共获得42%的席位。

对萨拉菲运动的历史稍加回顾,哪怕回溯一下曾扯过萨拉菲大旗的派别,则可以轻松发现,凡是提倡萨拉菲的,都视一件事为本命——提倡复古或曰复活,以反叛病态的现实,直面病态的社会,回应种种弊病,即便有时承受世俗对其指责和反对。

艾哈迈德·本·罕百里可称为萨拉菲运动鼓舞人心的代表者之一,而他所领导的运动曾经对知识分子和当权者制定的规则信条提出了异议和反叛。罕百里认为,这些信条与开创伊斯兰的先贤提出的正道有所背离,且受到了外界例如古希腊思想的污染,知识分子和主政者对教条的理解将会割裂教义、背离伊斯兰教本源。因而罕百里主张重新回归穆圣时代,以对抗错误思想出现。

萨拉菲主义者鼓吹抵制食用西红柿,因为这是基督教的东西

自罕百里首先提出萨拉菲思想以降,阿拉伯帝国政治逐渐衰落、社会思想环境渐趋恶化,复兴萨拉菲主义在十几个世纪的历史演进中声势越来越大。

伊历七世纪(约公历十三世纪),最出名的是本·泰米亚·阿尔哈拉尼的萨拉菲号召,阿尔哈拉尼也成为后世萨拉菲主义者首推的权威。

不管你同意与否本·泰米亚的宣传布道方式,你都必须承认,他对于萨拉菲起到了复兴的作用,并且是他通过把萨拉菲和最本源的精神源头相联系、避免不同宗教派别之间的倾轧和对教法学家的学舌,使得萨拉菲一度回归到伊斯兰民族的内部。他还用十分为当时人所接受的逻辑学来修正信仰理论,扬弃了部分苏菲派的神秘主义以及当时的信仰行为中他认为偏离正道的内容。

当然,我们不会忘记泰米亚政治上对于鞑靼人的压制,还有他强制推行一己理念和学派的所作所为。

到了伊历十三世纪(约公元十八世纪),又一场萨拉菲复兴运动在阿拉伯世界展开。虽然这一次的著名程度不及之前一次,但论及重要性和影响,却也不逊于前一次。印度次大陆的谢赫——瓦利拉·达赫拉维引导了这场复兴。达赫拉维的复兴超越了过去萨拉菲主义当中对于不信教者(卡菲尔)和相互杀戮行为的讨论。直至今日,在萨拉菲拥趸和杀戮的反对者之间,争论仍然在继续。

如果回顾当时印度穆斯林的情况,了解当时可怕的政治环境和知识氛围,你就会了解到达赫拉维对于这场复兴运动付出了多少心血。达赫拉维大力反对腐朽的印度当权者对于穆斯林权益的侵犯和专制,同时改革了经学,打破当时各教派之间固有的偏见和僵化的教法学所限,以创新的方法和前所未有的深度构建了新的伊斯兰哲学和社会体系。

故而,达赫拉维这次萨拉菲运动对于印度次大陆的萨拉菲思想复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也以宗教的热忱鼓舞了后世的虔诚信徒。在那以后,谢赫达卡里和他的弟子谢赫阿尔阿拉维在摩洛哥、谢赫本·巴蒂斯在阿尔及利亚都发起过萨拉菲复兴运动。这些运动当中,有的缺乏理性的主张,有的不合时宜,但都不同程度对于当时当地的状况有所反抗,让世人注意到并研究萨拉菲主义思潮。

从最初的伊斯兰形成至今,萨拉菲主义与伊斯兰世界有过多次合流或交锋,在这其中,并不都收到来自世俗势力的批评,萨拉菲主义作为阿拉伯世界的一种历史思潮积淀,在今天的中东政治格局中仍发挥着不小的影响力。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