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六):“飞腾志士”坂本龙马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六):“飞腾志士”坂本龙马

坂本龙马、胜海舟、西乡隆盛

1864年,在胜海舟(1823-1899)的介绍下,土佐脱藩志士坂本龙马(1835-1867)与萨摩藩士西乡隆盛(1827-1877)见面。

1862年秋天,坂本龙马受福井藩主松平春岳介绍,成为胜海舟门下生徒,历时六年。后来,胜海舟评价道“他(指龙马)的出现几乎杀死了我,他是日本响当当的人物”;坂本龙马则称胜海舟为“日本第一人”,在书信里不乏向人夸耀成为后者学生。以遇见胜海舟为契机,坂本龙马从攘夷派一转成为开国派。

(西乡隆盛)

1864年10月,时任军舰奉行的胜海舟与征长总督参谋西乡隆盛相识。胜海舟对西乡言:“现在不是国内互相争斗的时候。幕府早已不具备统一天下的力量,雄藩当尽力动摇国内政治(格局)。”此外,胜海舟还提及了由国内4-5位贤明的大名协议运行的“共和政治”设想。

西乡隆盛深为胜海舟之辩舌所感服,由衷称赞后者系“着实令人震惊的大人物”“智略不知几丈高,让人尝尽盐梅味”,如此,双雄际会。

坂本龙马、西乡隆盛、胜海舟三人一举成为同盟,在幕府末期历史中发光发亮。

就是现在,重新洗涤日本一次

坂本龙马出生在土佐藩的一位乡士门下,是家中的次子。在当时日本,乡士指的是住在农村的地位很低的武士,与此相对的是地位差别很大的“上士”。然而得益于龙马家庭是富商,他并不缺钱。

1853年佩里黑船事件时,虚岁19的坂本龙马拜师江户北辰一刀流,在千叶道场修习剑术。当时虽然被临时招募为土佐藩黑船警备,但在写给家乡的信中道:“这正是取异国首级之机会,之后待我回国效命”。

当时的坂本龙马可谓义气无匹的攘夷主义者。1861年,他与当时同为土佐乡士的中冈慎太郎一起参加了“土佐勤王党”,在首领武市瑞山(1829-1865)的率领下,开始尊皇攘夷运动。

武市瑞山以这样的汉诗来形容坂本龙马之奔放:“肝胆元雄大,奇机自涌出”。翌年(1862年),坂本龙马宣布脱藩,勤王党的同志形容他为“坂龙飞腾”。

在胜海舟的介绍下,坂本龙马得以认识开明派幕臣大久保忠宽(1817-1888,号一翁)。胜海舟开设神户海军操练所,从政事总裁职松平春岳处成功获得资金,进而打入幕府中枢。同时借助松平春岳的政治平台,认识了熊本藩士、思想家横井小楠(1809-1869)。

(横井小楠)

坂本龙马,在幕府末期政治潮流中心,渐渐显露出核心人物应有的能力,即不达目的不罢休。

1863年他给姐姐的小女儿写信,展示出他的成长。执笔前夕,下关攘夷战中,外国军舰对长州藩报复性袭击,然而幕府居然帮助修理受损的外国战舰,此举令坂本龙马义愤填膺。他写道:(下定决心)“保神州(指日本)立大本”“打倒幕府之姦吏”“就是现在,重新洗涤日本一次”等。

萨长同盟:“为了天下”

1865年,坂本龙马在长崎成立“龟山社中”,旨在振兴海运。这是“海援社”的前身,萨摩藩名义购买武器装备后,正是以此机构为中介运往长州。

后坂本龙马又和中冈慎太郎一起,为萨长联盟一事奔走。两人使得萨摩和长州互相之间的亲近感加深。

(龟山社中遗迹)

1866年1月,萨摩藩士黑田清隆访问下关,传达萨摩首脑意向,请求长州木户孝允上京(与萨摩对谈)。然而木户孝允心中对于萨摩的不信任尚未消散。鉴此,高杉晋作、井上馨乃至坂本龙马都加入劝说队伍。

渐渐地,木户孝允改变了态度,2月在京都的萨摩官邸中与小松带刀、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举行萨长首脑会谈。然而,会谈并未取得一丝进展,木户孝允甚至放话要回山口。此时,坂本龙马劝说他:“我这么努力撮合萨长两藩,不是为了长州和萨摩,是为了天下!”

就这样,1866年3月7日,萨长达成密约六条,结为同盟。密约首条规定了长州与幕府开战与否、战胜与否情形下萨摩藩的义务,例如一旦开战,萨摩需要派遣2000名士兵迅速东上,与京都兵力会合,大阪守兵1000人,确保京阪两地稳固。再如第五条,若“一会桑”等藩一定要怂恿朝廷、违背正义,只能决战。第六条则言“(长州)沉冤得雪后,萨长双方诚心实意为国家粉身碎骨尽力”。

(桂小五郎)

萨长密约相当于确认了武力倒幕。但近年来也有一些学者指出,这份密约主要假想敌还是“一会桑”,毕竟当时萨长两藩内部声音也并不完全统一,且亦不具备打败幕府的战力。

此后,桂小五郎将原本口头的密约落入书面,去信请坂本龙马确认,回复道“对内容完全没有异议”。中冈慎太郎在同盟成立后,也发表了“此后,兴天下者定为萨长两藩”的言论。

佐藤·欧内斯特

萨长同盟对政局各方面均产生了巨大影响。

首先就发生在坂本龙马身上。萨长同盟成立次日,天还未亮,坂本龙马回到京都伏见寺田屋,受到伏见奉行手下袭击。这次事件就是其妻子后来称龙马作“龙”的转机,龙马拿起手枪奋起还击,受伤后从后门艰难逃走。

同盟成立的数月后,英国驻日公使帕克斯手下的翻译官佐藤·欧内斯特在横滨的英语报刊上撰文,题为《英国策论》,该文章迅速被印制成小册售卖于京都和大阪。文章中写道,以他观察日本政治,所谓“大君”(即将军)统治日本的体制已经名存实亡,当下已经不能称大将军为日本实际统治者了。后来他在回忆录中写“大君原来的地位不复存在,日本不再有一个绝对强势的领主,取而代之的是以天皇为元首的诸大名联合体统治”。

(佐藤·欧内斯特)

佐藤这番非正式论文,更是给人强烈印象:幕府地位一落千丈。帕克斯当年7月下旬访问萨摩藩,与西乡隆盛对谈,双方一致认为有必要构建一个天皇之下,雄藩联合的政治机制。10月,佐藤在大阪与西乡隆盛会谈之际,趁机抛出法国支持幕府而英国愿支持萨摩的言论。然而西乡隆盛回复道“我们日本的政体变革,日本人自己会尽力而为的”,明确与外国势力划清界限。

长州击败幕府!

1866年7月18日,幕府联合军炮击长州周防大岛,战争一触即发。萨摩、越前、宇和岛、佐贺等强藩拒绝响应幕府出兵,战争仅持续了两个月,就以长州胜利告终。

这场战争胜因就是坂本龙马乃至萨摩藩尽力为长州采购新式枪械,同时大村益次郎提供了合理的军事战术,外加长州士兵训练有素。战争中,坂本龙马甚至登上了长州的战舰,参与对幕府攻击。

就在战争最为激烈的九州小仓城战中,高杉晋作突然咳血,于1867年5月不幸病亡,年仅29岁。

晋作临终前,写下了“让这无趣的世界变得有趣罢”作为遗言。旁边的女歌人续写下句道“变得充满乐趣的只有心”,晋作闻后只说了句“续得有趣”便断了气。

是年12月,龙马也遭暗杀身亡。高杉晋作、坂本龙马,这两位早早辞世的人物正如幕府末期日本两颗璀璨的彗星,带着各自独创性构想同时达成了自我实现。也许这就是“革命儿”的生存方式罢。

将军、天皇之死

稍稍回看到1866年8月,幕府将军德川家茂在大阪家中病死。他享年21岁,在职将军8年余,与和宫结婚仅4年半。

(德川庆喜)

大将军后继者,除了内政外交都十分余裕的德川庆喜(1837-1913)外更无旁人。然而一个月后,德川庆喜并没有延续德川宗家,就任将军一职。

后来德川庆喜在谈及此事时,说当时已经抱着“政权奉还之志”;然而实际上,当时他作为仍留恶评的水户藩主德川齐昭小儿子的风评并不好,幕府内多有反对声音,而且当初推举他作幕府将军的有力诸侯是否这时怀有“庆喜离去”的心态也未可知。

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奉天皇之命,为征讨长州发布檄文。然而听闻幕府据点小仓城陷落,轻易就放弃了出阵。幕府派遣胜海舟和谈,最终停战。朝廷对庆喜立场改变之快显示出不满。

前任将军死去,萨长战争中又很快败下阵来,反幕府势力看清了遭受重挫的幕府的实力,开始积极开展转变政局的活动。大久保利通和西乡隆盛不希望出现一个有实力的新将军德川庆喜,前者与隐居京都郊外的岩仓具视(1825-1883)联系紧密。岩仓具视则不断在朝廷内扩张势力,幕府末期发展方向渐渐明晰。

然而令大久保利通等人失望的是,德川庆喜还在1867年1月10日就任新的幕府大将军。20天后,孝明天皇突然驾崩,孝明天皇生前虽是攘夷派,但并不反对幕府,他的死给政局带来了巨大动摇。坊间有着毒死说,岩仓具视关系说,但目前普遍公认的说法是因为痘疮病死。

2月13日,睦仁亲王就位天皇,这位14岁的幼帝就是后来的明治天皇。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