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八):通过军事政变建立政权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八):通过军事政变建立政权

倒幕之密敕

1867年11月9日,尽管德川庆喜宣布大政奉还于朝廷,但一道倒幕的密敕还是应运而生。公家的岩仓具视等人策划,既不通过朝廷决议也不征求天皇许可,发动这道伪敕令殄戮德川庆喜。

正亲町三条实爱当时在天皇身边担任统奏,统管宫中大小事务。上面说的密敕由他亲手转交给长州藩广泽真臣和萨摩藩的大久保利通,旨在促成犹豫不决的萨摩藩主及重臣向京都出兵。

当时朝廷一边接受大政奉还,一边提出由德川庆喜委任一切庶政。19日,德川庆喜提出征夷大将军辞表。但当时朝廷一片混乱,诸侯仍在等待指令上京,诸侯会议迟迟不召开,政权产生了空白。

另一方面,幕府内部也爆发出希望重掌大权的声音,会津、桑名等支持幕府的主要力量,希望联合其他藩共同反对萨摩。

(中冈慎太郎像)

误读的土佐

萨摩藩也对德川庆喜的举措有所误读。

坂本龙马给予德川庆喜很高评价“余誓为此公舍一命”(渋沢栄一著,『徳川慶喜公伝』,東洋文庫)。对德川庆喜印象好转,意味着庆喜在诸侯会议上可能恢复一定权威。在“船中八策”基础上,坂本龙马又为新政府订立了《新政府纲领案》。

然而就在12月10日,坂本龙马和中冈慎太郎同在京都河原町近江屋中遭遇袭击,龙马很快毙命,慎太郎两日后殒命。坂本龙马年33岁,中冈慎太郎30岁。事后,犯人四下逃走。

原来新选组臭名昭著,被判决犯罪后,京都守护麾下的见回组却仍在发挥相似的效能。明治维新后,新政府逮捕了今井信郎,后者交代在伏见枪击役人3名后试图逃走被捕。

最近发现了坂本龙马遇袭前五天的书信,这封信写给越前重臣中根雪江,内容则是向后者推荐同藩的三冈八郎出任新政府财务部门负责人。坂本龙马认为,三冈早一日进京,国家的“新财政”就能早一日建立,并十分希望新政府能尽力招募有能力之人。

命令“辞官纳地”

处于逆风中的萨长两藩,迅速重新转入倒幕的态势。

西乡隆盛和大久保利通和长州藩的品川弥二郎商议,定于1868年1月2日发动武装政变颠覆政权。

计划加入了土佐的后藤象二郎,周密谋划了武装政变的顺序。即使德川庆喜在行动前已获知动向,也难以组织反击。

1月2日夜间,岩仓具视在自家府邸召萨摩、艺州、土佐、越前、尾张5藩的重臣,告知政变并建立新政府的计划,请求这五藩的帮助。同日深夜朝廷决议,恢复长州藩主父子的原官职,准许三条实美进京,解除岩仓具视蛰伏状态等。

次日(3日)早晨,在西乡隆盛指挥下,五藩士兵巩固御所各门防守。岩仓具视重回朝廷,呈递《王政复古之大号令》,与中山忠能(明治天皇外祖父)、正亲厅三条实爱、中御门经之共同向明治天皇上奏。重臣和公家集聚御所,在众人面前,天皇宣布王政复古。未出现大的动乱,新政府乃立。

当日晚间,新政府在小御所召开第一次会议,土佐山内容堂大声抗议,认为德川庆喜理应出席,“二三之公卿,拥幼冲之天子,行危险之举,一切除庆喜之功者何哉?”

与此相对,岩仓具视反驳道:“今日之举,一皆非圣断不得出,何者厥词不慎耶?”更有言,“德川庆喜倘存反省自责之念,则速辞退官位、还纳土地人民”,并直言“现在德川庆喜只是奉还了政权之虚名,仍拥土地人民之实权”。(宮内庁編,『明治天皇紀(第一)』,吉川弘文館)

会上,山内容堂和松平春岳等公议政体论派与坚决要求流放德川庆喜的倒幕派对立。会议休憩期间,西乡隆盛没有出门,拔出短刀,示意“唯有如此”,比喻志在强势突破。

最终会议决定,德川庆喜辞去内大臣一职,返还领土和领民,此正是“辞官纳地”。

王政复古之大号令

下附《王政复古之大号令》正文供阅:

“德川内府(内大臣庆喜),于前御委任大政奉还、辞退将军职之两点,而今遽然相闻。抑癸丑以来,未曾有之国难,先帝频年恼于宸襟(天子之心),而庶民次第悉之。于此叡虑,决计王政复古,奠基以挽国威。自今,摄关、幕府等废绝,即今先假置总裁、议定、参与三职,可行万机。自此诸事,皆神武创业之始:缙绅、武弁、堂上、地下无别,当竭至当之公议,当抱与天下同悲戚,各自勉励,一洗旧来骄惰之污习,必持尽忠报国之诚,致奉公者也矣。”

幕府废止,天皇地位上升

根据以上大号令,德川庆喜交还政权后,摄关、幕府诸职位如摄政、关白、征夷大将军、议奏、武家传奏、国事御用挂、京都守护职、京都所司代等官职全部废止。

至此,维系900年以上的摄关体制、存续260多年德川氏幕府统治全部废除,可谓彻底而过激的政治组织改革。

新设立的三职,代表着新政府重树公义之决心。人事的安排也十分惊人。总裁两人来自皇族、另有山内容堂等公武双方共10人就任。参与一职公家5人担任,后又任命了西乡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后藤象二郎等人。也就是说,佐幕派无论公武,全部排除在新政府之外。

另一方面,幕府末期政局的流动,自佩里黑船事件开始,到大政奉还,天皇和朝廷的权威一步步得以树立。在意识形态领域,宣扬古来之道的所谓“国学”思想大盛,其代表人物贺茂真渊、本居宣长等的思想被加以研究。另外,倡导天皇万世一系作为日本象征的“水户学”,对尊王攘夷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德川庆喜进入大阪城

在武装政变之后,政局得以收束。

二条城的原幕府将士们,却对于庆喜“辞官纳地”怒不可遏,庆喜担心他们暴发叛乱,遂命令总数约一万人的旗本、会津、桑名兵禁止外出。

1868年1月初,德川庆喜离开二条城,进入大阪。在那里,他会见英国、法国、荷兰、美国、普鲁士和意大利六国大使,声明“政体既定,我也有责任履行条约”,但宣布外交权仍在他手中。

与此同时,新政府内如议定松平春岳、参与后藤象二郎等土佐越前藩的公议政体派,修改对庆喜处分,达成妥协,决议将他补充为议定一职。旧幕府势力开始齐集大阪这一经济和军事要地。

(松平春岳手笔)

大久保利通、木户孝允等人忧心于公议政体派逆袭,决心打倒德川幕府。

而1月19日,江户发生骚动,旧幕府烧毁了萨摩官邸。这件事给了西乡隆盛借口,萨摩的扰乱战术刺激了旧幕府的主战论,激愤的将士把矛头对准了庆喜。1868年1月25日,庆喜向朝廷提出征讨萨摩藩,旧幕府军整编军队,准备武力上洛。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