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风乎舞雩”一部考札

“风乎舞雩”一部考札

春天来了,《论语》说孔子推崇这个时节轻轻松松祭祀再赏春景,贴一篇去年的读书札记,简要归纳古来对于“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的考证,也算不负这美好的春光。

 

历考:《论语卫灵公》:行夏之时 乘殷之辂 服周之冕 乐则韶舞。可见六历之中 子尚夏

 

时令考:夏于先秦 乃以寅月为正 汉武帝以后 历以夏正 即今日农历之正 故夏历莫春三月者 盖今之农历三月时

 

浴乎沂考:《说文》:浴,洒身也。莫春三月 何可浴乎沂

然《春秋》:(鲁)春无冰 又云:二月无冰

推之约西元前770年(770 BC)乃至西元初年 系气象之温暖期

朱子解 浴 此为盥濯

何晏《论语集解》引包子良说云:莫春者 季春三月也。春服既成,衣单祫之时,我欲得冠者五六人 童子六七人 浴乎沂水之上 风凉于舞雩之下 歌咏先王之道 而归夫子之门。

莫春及夏时 浴 可也

 

曾点及风乎舞雩精神说:朱子《四书集注》:曾点之学 盖有以见夫人欲尽处 天理流行 随处充满 无少欠阙 故其动静之际 从容如此 而其言志 则又不过即其所居之位 乐其日用之常 初无舍己为人之意 而其胸次悠然 直与天地万物上下同流 各得其所之妙 隐然自见于言外。视三子之规规于事为之末者 其气象不侔矣 故夫子叹息而深许之 而门人记其本末独加详焉 盖亦有以识此矣。

一言以敝 言志 子路曰强兵 冉有曰富民 公西华曰礼教 盖无不可 然 悉莫如点言 “乐其所” “随其性” 顺乎天地 大哉自然

又苏子《赤壁赋》言: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 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 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而又何羡乎

此言得之 盖大天地之所自然 无所乎对立 “自其不变者而观之” 所莫变者 惟天道运行之规则 得其检柙 “则物与我皆无尽也”

所谓兵之 富之 教之于民 有所求也 得无有所违乎道乎 后世荀子:“天道有常” 此之谓也

《史记·孔子世家》亦有: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

廖平《今古学考》引元儒黄泽言:盖夫子之精微蕴奥皆具于《易》 而所以立教则在《诗》 《书》 《礼》 《乐》 其拨乱反正 制事之权皆在《春秋》 二帝三王皆有事功 夫子之事功则在《春秋》也

须观《风》文 乃子之暮年对白 时 “从心所欲 不逾矩”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