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任何人一生当中都在寻找一个东西,但能够找到的人并不多。即使幸运地找到了,实际找到的东西也已受到致命的损毁。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继续寻找不止。因为若不这样做,生之意义本身便不复存在。

——村上春树《旋转木马鏖战记·序》

 

北京时间2015年2月21日,中国农历大年初三。这一天许多人听着爆竹声早晨醒来,抢几个朋友圈里面的红包。

NBA交易截止前几个小时,大洋彼岸刚发生了一桩涉及14支球队、39名球员的“BUZZER BEATER”交易。

网队(BROOKLYN NETS)把加内特(KEVIN GARNETT)送回了森林狼。

职业生涯开始直至巅峰期(1995-2007)的他都在森林狼做狼王。进攻端两侧腰位背身要球、转身跳投或策应传球,防守端使用迅捷的脚步移动大面积覆盖,扣个篮以后还要捶胸顿足或者在地上做几个俯卧撑——那时节,他是无所不能的BLANK FILLER。

这十二年间的每一个比赛日晚上,他全情付出。

在森林狼得到了19041分,队史第一;

抢了10542个篮板,队史第一;

送出4146次助攻,队史第一;

1282次抢断,队史第一;

1576次盖帽,队史第一;

927次出场,队史第一;

还有若干个数据——都是队史第一,而且远远领先第二名。

而现在,他只能每场上个20分钟,如同回归首秀数据(5分8篮板2封盖),表面上他能给球队的帮助,乏善可陈。

他脚步变得慢多了,比赛也显得很吃力。暂停间隙的时候,脑袋上的汗珠一颗颗往下掉。

他已经不能象以前一样跳得高跑得快,全场蜘蛛侠,关键时刻TAKE OVER比赛。

连森林狼的主力都不是他了。

但仔细看看回归森林狼以后的这几场球,对着扛大梁的威金斯耳提面命,对着卢比奥大声吼,指挥佩科维奇BOX OUT,暂停走向板凳席的时候,象慈父一样摸着另一个凯文(马丁)的头。

在那之前的森林狼全队,仿佛是一条没有生气的龙。KG回归就是点睛之笔,那之后,巨龙恢复了神韵,身姿矫健。

KG回归的那几天,段子手们瞬间高潮了:

一切都彷如十年前。加内特还在森林狼,托雷斯还在马竞,德罗巴还在切尔西,曼奇尼还在国米,纳尼还在里斯本,魔力鸟还在切尔西,卡卡还单身,因扎吉还在米兰,罗比尼奥还在桑托斯,詹姆斯还在骑士,谢霆锋王菲还在恋爱……

再连上早年QQ空间体:

会不会想过,有一天突然惊醒,发现自己在高中的课堂上睡着了。现在经历的所有其实只是一场梦。阳光照的你脸皱成一团,你告诉同桌你做了一个好长的梦,同桌笑你白痴,让你好好听课。你发现,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一切都充满着希望。

上次看KG在森林狼还是2006-2007赛季。后来他为了总冠军离开了西部,去了绿军、又辗转去了网队。他放弃了做狼王,换来一直梦寐以求的总冠军。身边的队友一茬茬地换,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国内国外的论坛里面,充斥着他与另一个伟大的21号球员的比较。球迷在谩骂他,球迷在喜欢他。兜兜转转的流淌的时间里面,充满了商业、功利、算计、世故或者被伤害。

KG回家的那一刻起,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好像又沉沦到了渐渐会尘封的时光里。一扇大门的关闭正是另一扇的大门的重启。新的门里面,是旧相识的球队工作人员、是熟悉的主队更衣室、是标靶中心依然热烈欢迎的忠实球迷——是满满的绿叶对根的情意。

坦白说,我对KG捶胸怒吼的热血画风仍然谈不上喜欢,森林狼的战绩也不太可能在这个赛季杀入季后赛。

只是感怀。

在某个瞬间,一直都在赶路却忘记了出路的人们,会堕入童话王国。那里有南瓜马车的午夜,那里换上了童话的玻璃鞋。猛然惊觉,自己象坐在旋转木马上:无非以同一速度在同一地方兜圈子而已。哪里也到达不了,既骑虎难下又无可替换。谁也没法超过谁,谁也没被谁超过。然而我们又在这旋转木马上针对假设的敌手进行着你死我活的鏖战。

行万里路,最终会走到内心深处。 

元宵节快乐!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