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公元前1193年,为了被夺走的海伦,墨涅依斯围困特洛伊城达十年之久,最终其兄弟阿伽门农率希腊第一勇士阿喀琉斯以木马计夺城。城门洞开,数万勇士一睹世界最美丽女人的芳容,感慨:往昔如昨,(海伦)依旧美丽——为了这个女人,我们愿意再战十年!

 

长安宫殿之中,多种植牡丹。春天恰逢牡丹盛开,天朗气清。这日,明皇乘坐“照夜白”宝马、杨玉环坐步辇相随,前往沈香亭畔赏花。微风徐徐,花香四溢。皇帝手一指,唤天下第一的乐师李龟年奏乐助兴!唱的无非旧辞赋。

明皇眉头一皱,赏新花,怎么能就着旧歌赋?便宣太白入宫填新词三首。

太白素嗜酒,白日在酒馆会客,吟诗舞剑,此刻已醉入沉酣。卫兵们何敢抗拒君命,将太白仙人拖至大殿内,用大盆冷水泼面。方才醒来,还没弄清身处何处,手中即强而执笔。

正欲恼怒之间,忽闻圣上谕令:命尔以《清平调》为诗三篇。

太白微睁眼,所见者,惟繁花似锦,没了思路。

然而目光未转,辄见车辇旁,一个美人伫立君侧,正是杨玉环。风轻轻吹过,浓烈的花香扑鼻而来。放眼天边的白云朵朵,竟仿佛倒映出贵妃华美的衣裳;回看眼前的鲜花簇簇,不正和玉环倾倒世人的美貌相映成趣么。

太白立刻酒醒三分,精神抖擞,提笔即成千古佳句: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花浓……

 

周美成在李师师闺房中叙阔,今日恰闻徽宗皇帝抱恙,得暇一聚。

徽宗皇帝处,正是偶染风邪之症,固觉头晕胸闷。宫中原活泼的鸟儿也于前日故去一只。颇为感怀之际,念及美艳师师,遂决定前往温存。

忽传圣驾前来,是师师与美成皆始料未及的。惊慌失色之余,美成环顾四周,赶忙藏在卧榻之下。

“恭迎圣驾。”

“免礼平身。朕近日风邪添疾,大殿太闷,故来坐坐。”

徽宗是个风流而浪漫的皇帝,每次来都会带些上好茶叶或字画,有时又是麝香和首饰,今次则送来新鲜橙子。

相谈少许,朝中事务急迫,徽宗言归。师师心思床下美成,假意挽留道:

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皇帝走后,美成填完了这首词。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圣上痊愈后,又来会李师师。宴饮助兴,师师弹唱,忘情时唱道这首词。圣上联想到那日病中所闻,觉甚有意境,询由何人所作。师师未多虑,随口回答周美成之名。

赵佶听之,感到面上一阵愠怒——想必当日美成就躲在当场。

没过多久,徽宗借故将周美成调离汴京。

 

田弘家宴。山珍海味,佳肴良飨。

新晋宁远总兵的吴总兵三桂满面荣光,父亲吴襄亦在一度免官后复擢京营提督。酒过三巡,田弘击掌,悠扬的丝竹乐随即而起。田弘斜看了得志欢悦的总兵大人一眼,借酒相告,“府上有舞女唤作陈圆圆,年方二八,有几分姿色,不如以歌舞为大人助兴!”

和着美乐,重重幕布层层散开,一席素色白纱长裙缓缓飘出。身轻如燕,长袖掩面,只露皂色玉珠发簪并碧玲珑步摇。轻歌曼舞,渐露华容,只见少女淡扫蛾眉,轻点朱唇,略施粉黛,淡雅而不失韵味。舞步婀娜,亦舒亦疾,明眸带笑,双靥含春,恰似芍药初发,朦胧醉人。少顷,立定放歌,莺啼婉转,宛若天籁,又似清流,直入心底。

入席上座的吴总兵霎时倾心,本欲端起酒盅,却又为之吸引,既不喝酒,也忘了搁下杯盏。

筵席未散,总兵大人即说田弘,重金纳此少女为妾。

韶华苦短,总兵毕竟有保家卫国之要务,遂暂别圆圆。然而不久,闯王李自成攻陷京师,将陈圆圆配给心腹大将刘宗敏。

“陈夫人已收入刘宗敏将军之府……”京师派来的使者从口中吐出这样的句子,是吴三桂始料未及的。他火冒三丈,“岂有此理!”拔出长剑,砍下了来使的头颅。

李自成啊李自成,我定杀回京师,夺回圆圆。所奈兵寡不足以一战,不若——请清军相助!

山海关大门一开,八旗清军鱼贯涌入。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