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四):俊秀们的留学热潮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四):俊秀们的留学热潮

幕府增派赴海外代表团

幕府虽说影响力日益式微,但仍是日本外交的唯一代表。为了应付接踵而来的外交事件,幕府方面决定持续派遣代表团访问外国。

上一篇介绍过幕府的访美和访欧之旅。第三次代表团1864年2月启程,总计三十四人,由池田筑后守长发率领,访问法兰西,目标是让已经开港的横滨重新封锁。

重新封锁横滨港,本就算是违反条约规定的行为,更不用说横滨还是当时世界最大贸易港口。因而应当认识到,这绝不是更改已达成的协议内容那么简单。

幕府此举也是为转移朝廷和尊攘派要求“锁港”的强烈呼声。不出所料,谈判于当年6月迅疾失败。牵头与法方谈判的代表池田虽为尊攘派,但回国后,迅速转变,大胆抛出“开国论”。

1865年,为设立横须贺制铁所做准备,幕府还派遣外国奉行柴田刚中等人前往法国和英国;1866年为桦太地区领土纷争派遣访俄使团;1867年德川庆喜弟弟德川昭武还赴英参观世博会。

这些幕府派遣的代表团都统一着日本传统衣服,腰间别着差不多大小的太刀,在当地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之下遍览“夷狄”之地。他们通过接触不同的文化,将完成产业革命的欧美列强的先进技术拿来,充分吸收资本主义政治经济社会等西洋国情。

福泽谕吉之《西洋情况》

前述的代表团中,福泽谕吉参与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即跟随咸临丸号访美并在旧金山及周边地区逗留了五十余天。当时,这个原本捕鱼业盛行的小港口城市,突然因为淘金热潮而变得拥挤起来。

在美国,福泽随便问某个美国人,首任总统华盛顿的子孙后代“现在如何了”,对方不假思索答曰“不知道”。福泽作为日本人深受源赖朝、德川家康这种世袭幕府制度影响,对此感到诧异。

此时福泽谕吉是否感受到了美国的民主呢?

福泽最初学习的是荷兰语。然而横滨刚开港时,他去当地参观,发现荷兰语已经绝少使用,店里老板更是不会阅读荷兰语。这使他愕然——于是,他一早转向英语,使用荷兰语和英语互译的字典自学英语。

他在美国和中浜万次郎一起买《韦伯斯特大辞典》,看着一册册购进的辞典,他“如获天地无上至宝”一样狂喜。此外,在美国同摄影屋女孩的合影流传至今。

两次派遣赴欧,福泽谕吉也将“什么都要看到”的精神毫无遗憾地发挥出来。在巴黎,他买来可以收进怀中的手账,记录所见所闻。出访不同的国家,其设施建造各尽其态,本着“百闻不如一见”的心情热心学习、积极取材。回国后,福泽将在外国所有见闻整理成书,历时3年于1866年陆续刊行共十册的《西洋情况》。

“文明政治”之要件

福泽谕吉这本书的第一章,从政治、财税、外交、兵制、教育、报纸、图书馆、医院、残障人士设施、博物馆、博览会、汽车、蒸汽船、电信部门、燃气灯等方方面面介绍了欧洲。后面部分又以美英为中心,详述了出访国家的历史、政治制度、陆海军等情况。

在首章中,福泽列举了文明之政治应当有的六个要件。

首先是“自由选择的权利”:“士农工商没有区别,不论门阀,上下贵贱各得其所,丝毫不妨碍他人自由。”第二个系“信教”:“政府不妨碍人们皈依其信奉的宗教。”第三个是振兴科学;第四个是学校教育;第五个是“信任安心”:“政府发号施令,言出必行,无有欺伪,人人依照国法经营实业。”第六个是“人们无患饥寒,安居乐业”,即今日所谓加强社会福利和医疗行业。

很快,这本《西洋事情》卖出了20万-25万册,成为畅销书。这也从另一个角度佐证,当时日本人对于欧美有多么想要了解。连幕府首脑德川庆喜将军也阅读了这本书。

但另一方面,这对于福泽来说也不全然是好事情。作为洋学者,他成为了攘夷派的眼中钉。福泽小心又小心,在自传中提到“文久年间到明治五、六年之间的十几年,晚上从不出门。”这样的生活也是没办法之举。

“天助自助者”

除了派遣代表团,德川幕府还挑选优秀学生,将其送往海外留学。

(津田真道照片)

1862年,共有5名学生被选派赴荷兰留学,其中有西周、津田真道等人。

西周和津田真道在荷兰学术重镇的莱登大学学习自然法、国际法、经济学、统计学、法学等内容,回国后作为洋学教授著有多本作品。1868年,西周所著《万国公法》刊行。1873年,两人还与福泽谕吉、加藤弘之等人组成“明六社”,发行《明六杂志》,致力于从考证哲学政治等角度普及近代思想。

榎本武扬是长崎海军传习所2期生,赴荷兰海牙学习造船术、航海术、炮兵战术等。直至1867年,幕府向荷兰订购的军舰“开阳丸号”竣工,才搭乘该军舰回国,还同时带回了《海律全书》(海事国际法)。

榎本回国半年后,德川幕府遭遇大政奉还和王政复古的革命,日渐消亡。任海军副总裁的榎本,率领“开阳丸号”等旧幕府的军舰向北一路进军,在五稜郭爆发箱馆之战。

1865年,幕府又派市川文吉等6人前往俄国;1866年,派遣外山正一等14人前往英吉利。另有一个人中村正直负责与这些少年同行,监督他们。

中村正直回国后,翻译了英国友人赠送的《自助论》;1871年刊行《西国立志编》,共计介绍欧美当时名人300余。

(中村正直照片)

倒幕雄藩也有留学生

除了幕府的派员,倒幕强藩也向欧美豪强派遣了留学生。

1865年,萨摩藩使用商会的蒸汽船,将19人秘密送往英国留学。成员包括松木弘安(即后来的寺岛宗则)、五代友厚、森有礼等人,年龄从13岁至33岁不等。

1863年萨英战争之后,松木弘安和五代友厚为了了解英国,居然主动去当俘虏。1864年,五代友厚向萨摩藩主提案,希望藩内向英国派遣留学生,培养更多人才。最终,该提案获采用。

这批留学生抵达英国,一律使用化名;在英国,他们与同样秘密赴英的长州藩士野村弥吉等3人会面。这个野村弥吉就是后来被称为“日本铁路之父”的井上胜。在伦敦大学的5年间,他学习了采矿和铁路技术。回国后,成为明治政府少数几位技术官僚,负责保障东海道线(新桥至神户段)全线贯通。

而森有礼在抵达英国三个月后,给其兄长写就的书信中,描述了他受到的巨大心理冲击:“人活一次,难以游观整个宇宙,连成就一番事业也很艰辛……此番渡海以来,宛如灵魂重造,自己发生了巨大变化,受到极大惊奇,望自己能持续努力,荡涤自己的污浊灵魂。”

这里提到的“荡涤污浊灵魂”,正反映出他实现自我变革的意志。这样的话语,与土佐的坂本龙马“就现在,将日本洗涤一次”的国家改革豪言共同回响。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