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三):咸临丸,渡过太平洋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三):咸临丸,渡过太平洋

首次横穿太平洋的渡海,从江户到旧金山

尽管各地攘夷风暴席卷,幕府还是采取积极姿态,派出了大小不一的外交使节团,访问“夷狄之国”(欧美强国)。

(“咸临丸”号1/75模型)

首先是赴美代表团。正史记载,时任外国奉行的新见丰前守正兴率队出访美利坚。目的地系旧金山,目标是取得日美通商条约的批准书。

1860年2月13日,总计77人的访美代表团从横滨港出发,乘坐军舰直奔美国。在此之前的2月4日,幕府派出“咸临丸”号军舰,从品川冲正式下水,舰长即是后来赫赫有名的胜海舟,船员和随行者共计96人,其中包括福泽谕吉。

咸临丸是幕府从荷兰买来的小型蒸汽动力军舰,当时花费10万美元。舰长49米,宽度和深度同为7米,排水量600-800吨。

舰长胜海舟毕业于幕府开设的长崎海军传习所,主修航海学。但幕府方面并不放心他的技术,恰逢当时有一艘美国测量船在日本附近海域遭遇风浪被毁,幕府安排得救的11名船员与胜海舟同行。

此行果然艰苦。根据胜海舟后来所著,“航行三十七天,晴天仅五六日,”此外,美国船员日记中写道,他们认为日本船员对于船帆控制技术十分低下,总是严厉加以纠正。

但福泽谕吉的自传却驳斥该说法,表示“绝没有受到过美国人相关帮助”。咸临丸敢于单独航行的勇气和技术,值得“日本骄傲一番”。

3月18日,咸临丸号比新见一行早一些抵达旧金山港。当地报纸刊登了这一壮举,报道日本船横跨江户和旧金山之行。

5月,咸临丸与新见一行告别,单独回国,因为后者还要去华盛顿。

南北战争前夜

1852年,美国女作家斯托夫人创作了小说《汤姆叔叔的小屋》,揭露了不平等黑奴制现状。主人公汤姆是一名黑奴,历尽各种残酷剥削。

第15任美国总统布坎南仍然维持着这样的制度,在他的任内南北双方的严重对立仍在持续。日本使团访问之期,恰逢美国总统改选,政局十分动荡。

当时南部州的棉花贸易规模越来越大,这些州希望存续黑奴制度,以便扩大自由贸易。然而北部州已经完成产业革命,与英国竞争加工品市场,故而希望贸易保护主义,强烈反对继续实行黑奴制。

1860年11月,共和党人亚伯拉罕·林肯(1809-1865)在南北矛盾重重、国家面临分裂的背景下当选美国总统。林肯是毫无疑问主张废除奴隶制的,至少必须阻止奴隶制继续扩大影响;南方的蓄奴州完全不接受选举结果,以南卡、密西西比、佛罗里达、佐治亚等为代表的蓄奴州宣布退出美联邦。次年(1861年)2月宣布成立新的国家——美利坚联盟国。3月,林肯发表就职演讲,称“所有(脱邦州)的行为都是非法的”,大力呼吁首先维护联邦统一。然而,1861年4月,南北战争还是无可避免地爆发了。

(35岁的林肯)

北部当时无论是人口、工业化水平、资源、交通和粮食生产各方面都优于南方,但北方军队没有南方那么会打仗,优秀将领也不如南方。

由于自身利益,英国倾向于支持南部独立。在此背景下,林肯于1863年1月发表了著名的《解放奴隶宣言》,这一宣言发表改变了朝野舆论走向。北方军队赢得葛底斯堡战役后,一举确立战略优势。最终于1865年4月,南方投降,军队全部被剿灭。

1863年11月,当时南北两方军队在葛底斯堡一战,战死者数量超过4万5千人,随后纪念该战役的典礼上,林肯总统发表了“政治依靠人民、为了人民”的著名演讲。

最终南北战争北军合计死亡约36万人、南军26万人,如此空前规模的内战是日本赴美使团怎么也未预料到的。

美国是迫使日本开国的始作俑者,然而通商条约通过之后,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量确维持在很低的水准,远不如英法。究其原因,正是南北战争。

访欧代表团

1862年1月,幕府还派遣了代表团访问欧洲,领衔者叫做竹内下野守保德,代表团共有36人。这个代表团肩负着使命,要向欧洲诸国提出恳请,以期最大限度拖延开放港口通商,包括日美通商条约中明文规定的兵库、新潟、江户、大阪等港口。

当时日本一流的译员也是资深的外国研究者如寺岛宗则、福泽谕吉、森山多喜郎等人悉数在代表团之列。

日本决定访美后访欧的背景是下面这样的。

根据1858年签订的通商条约,日本从1859年开始开放横滨(神奈川)、长崎、箱馆等3个港口以为贸易。当时日本主要出口未经加工的蚕丝、茶叶和蚕纸等原材料,进口大量的棉毛纺织品、砂糖、舰船和武器。

贸易产生大幅逆差之后,国内反而因为供给不足而物价飞涨。从武士到平民都生活艰难,这也成为攘夷运动和游行的导火索。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当时幕府还面临履行新的不平等条约,继续开放4个港口的巨大压力。

因而幕府延缓了开放这4个港口,于是贸易量增长有所抑制,攘夷示威游行也声势减小。

为此,时任英国驻日公使劝说幕府,象对美国一样,也向欧洲各缔约国派遣访问团,“以期能让幕府从依赖美国转变为全面依赖英国。”(芳賀徹,《大君の使節――幕末日本人の西欧体験》,中公新書)

竹内代表团考察了西欧诸国的近代制度,同时还肩负了日本与俄国国界勘测的任务。

一行人乘坐英国提供的小型护卫舰,从江户出发,一路经由香港、新加坡、锡兰(斯里兰卡旧称)、亚丁、苏伊士,到达开罗乘坐汽车去往埃及亚历山大港,在那里继续换乘英国舰只,穿越地中海到达访欧之行第一站——法国。

拿破仑三世治下的法国

拿破仑三世1852至1870年在位。日本代表团到访的时候,正值他执政期中间。当时他致力于振兴法国工业和巴黎城市面貌改造,代表团到达巴黎之时,为华丽齐整的当地街道所震撼。

代表团拜谒了拿破仑三世。当竹内等人穿着代表日本传统的盘领正装“狩衣”、奈良时代流传下来的“鸟帽子”等服饰乘坐马车到达巴黎市中心的广场时,很少见到东方来客的市民云集围观。

拿破仑三世携一世之威严,其势头亦令日本代表团震撼。然而八年之后帝政崩塌,却是当时怎么也想象不到的事情。

当时这位君主努力平衡着资本家和普通劳动者、农民之间的关系,为了民意支持,他发动了与俄国之间的克里米亚战争,与中国清政府之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

1859年,拿破仑三世与同样克里米亚战争的撒丁王国首相和谈,会谈双方达成密约:法国支持撒丁的意大利统一战,同时割让尼斯,换取撒丁作为盟友对奥地利宣战。同盟军战事进展顺利,然而拿破仑三世害怕意大利统一,单方面与奥地利媾和。

但到了1860年,旨在实现意大利统一的“青年意大利党”率领义勇军,从西西里岛登陆,一举占领意大利南部。撒丁王国从义勇军手中接管了南意大利,将意大利大部分地区置于自己统治之下,1861年3月宣布成立意大利王国。

此外,1858年法国侵略越南,最终规划建立法国领下的印度支那(今时之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等地);1861年法国还出兵墨西哥,不过败走当地。

拿破仑三世还将眼光投至远东地区,1864年他向日本派遣公使,当时幕府正忙于对抗帮助萨摩等藩的英国。这位公使主动接近幕府,帮助日法建立紧密合作关系,这对日本的军事近代化和炼钢厂建设起到很大帮助。

日料的待遇

为了解决开港拖延问题赴欧,日本代表团一行与法国就这一问题的谈判却并不顺利。1862年4月,竹内代表团一行赴英。当时伦敦在举办第四届世博会。

驻日公使回到了英国亲自参与此次谈判,在这样的努力下,1862年双方达成协议:兵库、新泻开港,江户、大阪开市从1863年1月向后延期5年,史称“伦敦备忘录”。当时英国是世界第一强国,以此谈判为突破口,与其他国家的开港开市延期谈判也变得未来可期。

(威廉一世在凡尔赛宫加冕)

此后竹内一行还依次访问了荷兰、普鲁士、俄国和葡萄牙等国。

其中普鲁士1861年开始由腓特烈一世执政,这位君王旨在统一全德意志。1862年9月,俾斯麦(1815-1898)就任首相,发表了著名的“铁血演说”。日本代表团访问柏林正值俾斯麦上台前夕(1862年7月),当月二十日,使团一行拜谒了腓特烈一世。

之后8月,代表团访问圣彼得堡——当时俄国首都,俄国在亚历山大二世治下。

陀思妥耶夫斯基写作了《罪与罚》。这位作家从1862年6月开始相继游历了柏林、伦敦、巴黎等地,8月末回到了圣彼得堡,理论上与日本代表团应有重叠时间,但未见代表团留下任何记载。

日俄关系并不处在特别友好的阶段。1859年8月,东西伯利亚总督率舰队访问日本,攘夷派人士袭击了俄国船员和军士,造成两人死亡。

另外,1861年3月,俄国军舰以设置海军基地为目的,强势驶入战略要冲对马海峡并要求租让土地。幕府请英国公使出面调停,最终在英国舰队的武装胁迫之下迫令俄国退兵。9月,俄国舰队退出对马海峡(“对马事件”)。

访欧代表团重要的议程就是要解决日俄领土纠纷。当时日方提出要求是以北纬50度为界,但最终未能形成折中的一致意见。

一行人在俄国遇到了诧异的事件。他们在下榻的宾馆居然吃到了正宗的日本菜!原来这些礼遇出自曾任驻日公使普提雅廷俄语翻译的日本人橘耕斋,他跟随俄国人秘密出国,远赴圣彼得堡,改俄文名称弗拉基米尔·亚马托夫。然而他只是在暗中款待,并未露面与竹内一行相见。明治时代他还担任了圣彼得堡大学的日语讲师,后来又回到日本。

代表团后来再次访问柏林、巴黎,一路辗转到葡萄牙。1862年10月搭乘法国军舰回日本,1863年1月时隔一年后回到日本。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