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汤森·哈里斯、井伊直弼、吉田松陰

幕府末期动乱和明治维新:汤森·哈里斯、井伊直弼、吉田松陰

外语:从荷兰语到英语

1856年8月,因日本与美国缔结通商条约,美首任驻日公使汤森·哈里斯(Townsend Harris,1804年-1878年)乘坐轮船来到日本下田港。

哈里斯公使的“突然”来访,造成了下田奉行大为惊慌。

此前,赫赫有名的美国海军将领佩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与日本签订《神奈川条约》(《日美和亲条约》),其中日文版第11条规定:选派公使之原则,系“由缔约两国政府协商产生”。换言之,日美双方未达成协议,哈里斯是断无可能作为公使赴日的。

然而,该条规定的英文版却有言:“如若任何一方政府认为必要时”可设置公使。哈里斯正是基于该条款赴日的。

日本方面,由于错误把英文EITHER(任意一方)理解成BOTH(双方),而发生了条约翻译失误。(高梨健吉,『文明開化の英語』,中公文庫)

当时,日本国内精通英文的人寥寥无几。德川幕府此前已设立“蕃書調所”(外国相关学问研究机构),1860年以后,英语取代原先的荷兰语,成为该机构教授和研究的正课。从荷兰语到英语,“外语特指英语”的时代开启。

哈里斯和“唐人阿吉”

汤森·哈里斯原是纽约州的陶器商,后担任纽约教育委员会长,又作为贸易商遍访东亚诸国。立志成为外交官的他,于1855年正式被任命为美驻日首任公使。

汤森·哈里斯在日记中写道:“我要在日本和书写未来命运的地方留下光辉的印记,这是我欲身处的地位。”

哈里斯将总领馆设在下田的玉泉寺。他去江户,将时任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皮尔斯亲笔信件交给德川幕府,希望双方达成协议,实现真正开国和完全通商。然而幕府官员嫌麻烦,不断拒绝美方要求。

他与下田奉行谈判过程中发生过一桩故事,史称“唐人阿吉”。

当时阿吉通过唐人(哈里斯)的属下向其恳求,纳之为妾。哈里斯再三拒绝之后,阿吉以“为了国家”的理由最终说服哈里斯。但当时日本风气,女人不可以接触外国人,阿吉被世人厌弃,最终投水自杀。

事实上,哈里斯抱病期间,雇佣过一名登记为“KICHI(吉的汉字音)”的护士,但3天后即因躯体肿胀原因解雇。现在流传下来的爱情故事,有学者认为更像是“后人基于爱国主义情怀的杜撰”。(松本健一,『開国・維新』,中公文庫)

自主的判断

1857年,哈里斯与德川幕府签订《下田条约》,作为《神奈川条约》的增补条约。此外,赴日1年多,慢慢实现了令德川幕府做出对等待遇的愿望。

这年12月,哈里斯进入江户城,谒见第13代将军德川家定(1824年-1858年),向后者递交总统亲笔信。

数日后,在会见新任老中首席堀田正睦(代替前任阿部正弘)时,哈里斯发表重要演讲。其中提到了世界形势和鸦片战争,劝说幕府不要错失让步时机,以求全面通商开国。

至此,幕府决定接受哈里斯的要求。然而,作为开明派的堀田,已经于当年4月,根据自己判断确立了外交和通商方针。(『大人のための近現代史』所収の三谷博「日本開国への決断」)

根据堀田此前的方针,1857年10月,日本先后与荷兰、俄罗斯缔结通商条约。在此背景下,堀田派亲信岩瀬忠震等人与哈里斯谈判,最终在1858年2月与美方达成协议,缔结条约。

条约完全放弃了闭关锁国的“祖法”,兹事体大,幕府向哈里斯请求宽限签字日期,以争取时间向天皇报告。

堀田于同年3月得到京都进宫的批准,请求得到天皇敕令。然而4月,以岩仓具视为首的中下级公家88人联名抗议,强烈要求拒绝签订该条约。保守势力与开明派之间的斗争公开化。

为了通商条约的大政变

除了上述两股势力之间的激动,围绕德川家定的继承人的斗争也相当激烈。外交政策和国内政局交织在一起,情况一时间极为复杂。

继承人斗争势力主要有两派:“一桥派”推举德川庆喜,此君作为水户藩德川齐昭之子,继承一桥家;“南纪派”推举纪州藩主德川庆福。

一桥派主要组成系将军近亲大名和得力外族家臣掌政的强藩,包括越前藩主松永庆永、萨摩藩主岛津齐彬等。与此相对,南纪派则以谱系诸侯(指世代维系同一家族之藩国)为集结,核心人物即彦根藩主井伊直弼。

直弼系第14子,他精通居合术、禅宗和茶道,可谓文武双全。因之前在位的长兄定下的继承子嗣突然病死而特别幸运地抓住机会,最终于1850年继位藩主。

佩里黑船事件后,井伊直弼起草意见书,大力提倡开国,这与强硬攘夷派的德川齐昭(德川庆喜之父)政见对立,以为政敌。

1858年5月,朝廷援引天皇敕掟(口谕):“(对于日美通商条约一事)想要各大名的意见”。这标志着家老堀田的工作陷入困局。

但很快,幕府将军的继任者选定问题,德川家定最终内定为南纪派推举的德川庆福(即为后来的14代将军家茂)。当年6月4日,井伊直弼作为南纪派代表,就任幕府大老(幕府中临时最高职称)。

7月29日,未经天皇敕许,井伊直弼强行签署《日美通商友好条约》。

哈里斯巧舌如簧有言:“以后英法两国来日本,日方恐怕就要忍受过分的要求了罢。”以此来劝说日本立即签署条约。

根据井伊家的史料记载,当时急于签署的直弼的想法是:“(虽然没有得到天皇的口谕,但天皇)将大政委任于幕府,自然可以临机而动,便宜行事。而未得到敕许的重罪,直弼甘愿一人承受。”因而直弼直到最后也一直把压力和烦闷一个人扛。

安政大狱和樱田门外之变

《日美友好通商条约》中,明确加入条款,规定:公使驻地在江户,开放神奈川(横滨)、长崎、新潟、兵库作为通商口岸,江户大阪开市,及一系列自由贸易原则。

真正的问题在于,和约中最惠国待遇的引申条款,日本承认美国享有领事裁判权;此举相当于日本放弃了关税自主权,税率由日美双方协商议定。

此外,日本还与荷兰、英国、俄国、法国签订了通商条约,并称为安政5国条约。

这与中国清朝当时和欧美列强签订的条约性质相似,这使得明治时代的新执政者致力于改变诸条约的不平等性。

井伊直弼的强硬政策,使得朝廷和攘夷派之间裂痕愈加严重。这时,一桥派德川齐昭突然登门质问井伊。但井伊反过来以“不断登城”违反规则为由,处分了德川齐昭,顺带对一桥派禁言。

孝明天皇认为井伊的做法蔑视朝廷,十分愤怒。故而针对井伊乃至水户藩,发布了一篇敕书,名曰“戊午之密敕”,批判幕府。

井伊直弼对此的反应是,将密敕涉及的4名水户藩大老处于切腹之刑,同时处罚了多数尊攘派志士。通晓世界情势的越前藩士桥本左内、长州藩士吉田松阴也被判死罪。

此举还波及到京都清水寺的勤王僧月照及寻求庇护的西乡吉之助(西乡隆盛),两者一同投水鹿儿岛湾,前者死,后者侥幸存活。

由于这场史称为“安政大狱”的事件,代表了直弼对于反对派的打压,而暗杀直弼的计划也在酝酿之中。

1860年3月24日,天降春雪。水户和萨摩的脱藩浪人18名,在江户城樱田门外,袭击登城的井伊一行,杀害了直弼。直弼的遗体,埋葬于今东京都世田谷区豪德寺。

暗杀大老,使得幕府权威扫地,引起了激烈的尊皇攘夷运动。

吉田松阴和大和魂

安政大狱中被判处死罪的吉田松阴,直接罪状系“企图暗杀老中间部全胜”。

佩里黑船事件时,吉田松阴正在游学诸国,听闻消息,与其老师佐久间象山一同赶往浦贺。吉田是在通商条约签订前,抱着拒绝美国并与其开战的决心,在签订后偷渡出国。想要与外国对抗,必先充分了解外国。渐渐形成了知夷御夷的思路。

1854年4月24日凌晨,天还未亮。吉田松阴和金子重辅乘小舟驶向停泊靠岸的佩里的舰船。被允许登上舰只后,恳求可以“坐船去美国”。

而佩里如何回应的呢?

“他们都是非常有教养的人,中文流利,书写端丽,举止优雅,行为有度。佩里让人回答说,他自己也希望有几个日本人能和他回到美国,如果没有这两人的存在会感到遗憾。”

同时,佩里对两人“虽冒死而不辞”的态度抱有好感,但还是给挂念两人动向的幕府派遣了使者。

吉田松阴在被护送向江户的路上,到高轮的泉岳寺之时,咏出来以下诗句:

“纵使知觅无可觅,大和魂亦不会已。”

松阴除了是一位思想家,还是位教育家,曾合办“松下私塾”。

对于井伊直弼和吉田松阴的评价,后世众说不一。

比如吉田松阴在二战中,被狂热的爱国分子鼓吹为“大东亚战争”的“忠君爱国”理想人类。尤其是对于儿童和学生以“少松阴”作为意识形态宣传。而另一方面,缔结违反敕令的通商条约,下令逮捕松阴的井伊直弼,也反过来被足利尊氏定义为“逆臣”。

然而在战后,两人的风评一反。因为价值观变化,松阴几乎有段时间从不被提起,其传记也消失不见。反过来井伊直弼被奉为发展日美关系的先驱。这两人的评价变化过程,也印证了“历史上各种评价,都会随着时代变化而变化”这个事实罢。

推荐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