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日本首相和媒体:第一次安倍执政至民主党上台

日本首相和媒体:第一次安倍执政至民主党上台

日本政治自战后完成民主化以来,政府与民众的关系日益受到首相的重视。通过操控民意获得政权、维系统治;抑或言行失当经由媒体曝光,一朝失足政坛,真可谓“成亦媒体,败亦媒体”。

(小泉纯一郎)

世纪之交,小泉纯一郎上台并执政长达六年。任内轰轰烈烈推动“邮政民营化”、向伊拉克派驻自卫队、参拜靖国神社,可谓风光一时。大约同时期,民意调查在日本方兴未艾。

(安倍晋三)

第一次安倍执政

2006年9月,小泉结束任期,安倍上台。当时,他击败的对手是森喜朗和小泉两任内阁担任官房长官的福田康夫;依靠的武器则是超高的人气:当时民调显示,安倍就任之初,支持率达到51%——这是继小泉纯一郎、细川护熙、田中角荣之后第四高的支持率。

而其后,安倍内阁未能保持民调佳绩,相反地,在与媒体及民众关系上陷入僵局。

当选伊始仓促召开新闻招待会,且在招待会上总是给亲近的记者(当选前报道安倍的3人)以提问机会,令安倍在记者圈中播下恶名;私自干预NHK纪录片使得媒体界对他也心存芥蒂。不久,媒体曝光称,安倍选前曾暗中支持“邮政造反派”,意图以不正当竞争搞垮主推“邮政民营化”的小泉政权。消息一出,无党派和年青世代对安倍好感暴跌,民意支持率骤降至30%余。

另一方面,急于向民众灌输自己的施政理念:安倍参选时提出口号,誓将日本建成“美丽国度”。上任伊始辄强推《国民投票法》和《教育基本法》修正案,不顾民意将防卫厅升格为防卫省。这些举措都难免引起朝野议论纷纷。

雪上加霜的是,安倍内阁团队成员相继出现丑闻、失言和其他影响执政形象的言行。其税调(税制调查)会长、行革担当相(行政改革担当大臣)相继引咎辞职,前者被曝在官邸留宿相好女性、后者因公款支出去向不明。更有厚劳大臣柳泽伯夫“女性是生育机器”的惊人失言。

至于安倍在07年参院选前的一些正面努力,譬如推行《公务员制度改革法》《社保厅改革关联法》等实绩,都被负面新闻所淹没。法令推行当日,时安倍内阁防卫相久间章生发表言论称“原子弹也没办法(的事情)”,其后辞职。

久间章生辞职后三天,农相赤城德彦被揭露事务所财会问题。后来媒体向其施加压力寻求解释,赤城表示“光热费不过八百日元,八百块就想让我辞职?”舆论再度哗然。

结局是07年参院选,自民党大败,议席从六十四席直降至三十七席。相反地,最大在野党——民主党参议院席位增加至六十。安倍本欲再次投票,但因身体不适住院接受治疗,第一次执政期即告结束。

(福田康夫和胡锦涛)

福田康夫

2007年9月,因安倍下台,日本自民党没有召开党大会,取而代之召开了两院议员总会,福田康夫击败麻生太郎成功当选总裁。然而,这位以《老子》中“光而不耀”为座右铭、怀有“士大夫”情怀的新任党首,有古士清高之风,不屑于向民众清楚传达自身施政理念,故而执政未足年亦猝然下台。

最典型的事情,福田首相视新闻发布会为“份外之事”,十分怠慢。以至于上台半年后,一份名为“对于福田首相的执政理念你清楚吗”的民调统计中,89%的投票者选择“不甚了解”。

福田上台后亟待解决的,有两大议题。其一是要改善中日关系,小泉无视抗议参拜靖国神社之后两国友好一度跌入冰点;其二是改变执政党参议院席位低于在野党的“扭曲国会”。

外交上,福田可谓有所建树。到任当年访华,次年胡锦涛访日。此外,时隔八年在洞爷湖举办G8领导人峰会,各国就环保减排达成一致。

然而内政上,不为人知的施政思路和不关己事的对待媒体态度,使得福田内阁在国内举步维艰。

所谓“不为人知”,最初反映在“大连立构想”上。针对07年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失败,失去过半数席位的现状,福田首相试图推行吸纳最大在野党民主党以与自民党联合组成参议院,代价则是让步,接受前者提出的若干要求。

构想成立,问题在于民主党方面:党首小泽一郎意向上同意。然而07年11月,民主党大会上,当小泽一郎提出“外界质疑我们(民主党)的执政能力,进而让下届参议院选选情扑朔。故,我们正可以利用此次‘大连立’之机展示,以期尽早真正化身执政党。”此言一出,激起多数党员反对,“大连立构想”流产。

更糟糕的是,媒体纷纷抓住时机,大肆批判福田与民主党搞“黑箱政治”“幕后密谋”。舆论风向为之大变,此时距福田上台甫两月余。

一个月后,福田再次因为年金问题陷入“事不关己”的舆论被动局面。

07年12月,社保厅声明,因为输入有误,共计945万条国民年金信息存在“特殊困难”。此份声明激起了当时舆论对于05年夏天以后社保年金问题的高度关注。自民党在参院选落败后、福田上台前曾承诺解决该问题。

福田就任后,媒体纷纷造势,称“多数国民坚信,遗失名单一事会在次年3月前解决。”但后来被问及此事,福田却改口道,“呀,当时怎么表态的,我记不清了。”“我不知道呢,所谓违背承诺(的说法)算不算小题大做。”“我哪里做错了么?”多家媒体通过网路对此强烈批判。

除面对记者犯错外,福田康夫在街头表现也很糟糕。08年4月山口二区参院补选,针对高龄人群晚年医疗年金扣除开始日即公示日的可能不利舆论,地方选举对策委员会就可能增加的负担一事避而不谈。然而,福田在众多高龄的公明党支持者集会上发表演讲,表示“当前的医疗制度之下,让高龄人群稍微多承担点负担也是可以的罢。”会场气氛瞬间跌入冰点。

最终结果是自民党败选,当地选举团队对此表态,“(福田首相)生活同理心为零,完全凭一己好恶发言。”当时,自公两党众议院议员对迫近的选期忧心忡忡。

地方补选后半年,9月1日,福田康夫仓促辞职。离职发布会上,他语气凌厉,“所谓‘事不关己’不过是你们的一面之词,我对自己有着客观的认识。你们都错了!”

这样蛮横无理的言论,与第一次安倍政权一样,被扣上了“KY(不会阅读空气)”的帽子,福田政权遂止。

(麻生太郎)

麻生太郎

福田康夫的继任者麻生太郎,也因“KY”而下台。但他的“KY”不是指不会阅读空气,而是不会阅读汉字。

麻生是在五人角逐中以压倒性胜利就任首相的,但在随后的执政期内人气也迅速跌落。

一者因为07年夏天开始,美国爆发次贷危机,股价惨跌,旋即波及日本,迅速演化为世界性金融危机。这打乱了自民党当时既定的解散重组战略,填补金融危机带来的赤字转而成为当务之急。故,麻生首相提出“比起解散更紧要的经济复兴”计划。

然而媒体不买账,每到重组“窗口期”,辄对麻生政府大肆批判。

同时,对于麻生“不识民间疾苦”的指摘也逐渐浮出水面。面对预算委员会泡面价格的提问,回答四百日元;被曝喜爱泡帝国酒店高级酒吧。

直接拉低支持率的,则是麻生低下的汉字能力。

08年11月11日,《朝日新闻》报道,麻生将“踏袭”(TOSHU)误读为“FUSHU”。

次日,同类报道再次见诸《朝日》报端:将“未曾有(MIZOU)”读作“MIZOYUU”,“频繁(HINBAN)”读作“HANZATSU”。汉字能力堪忧,成了麻生太郎的耻辱标签,支持率也直线下降。

在全国地方领导会议上攻击医生群体“多有社会常识缺乏之辈”、经济财政顾问会议上妄言“我干嘛要养那些大吃大喝、什么用也没有的人”等失言事件,令麻生形象雪上加霜。

最初带着鲜明性格和振兴经济有术,号称“吉田茂之孙”期盼上台的麻生太郎,最终成为口无遮拦的孟浪首相。在支持率下降20多点后,舆论社会上民主党执政呼声渐高,2009年,麻生下台。继任者为民主党首小泽一郎。

(小泽一郎)

推荐 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