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本泽喵 > 论讹误

论讹误

人这一辈子,总是不停出现讹误。

人类历史,也是充满讹误的历史。

伟大的麻花藤,啊不,马化腾发明企鹅聊天工具以来,我们的讹误愈加日常化。后来又出现了搜狗拼音输入法,会联想的输入法,让我们手一抖就能“见过大爷手yin没”。

当然,语言发展到今天,聊天出现的讹误往往都是神typo,让诸君一笑而过,便云淡风轻。

但有些讹误就严重一些。

提到阿拉伯人,不免会想到“阿拉伯数字”。扶额,这就是一个大大的讹误。

“阿拉伯数字”,普遍以为是这样的:1、2、3、……9、0.

但,事实上真正的阿拉伯数字是这样的:

怎么回事?

讹误出现的原因正在于:我们所说的“阿拉伯数字”是阿拉伯人把印度人发明的数字(1、2、3……9、0)介绍到了欧洲,欧罗巴人不分原委,把中介阿拉伯人当成了这数字的发明者,命名为“阿拉伯数字”。这个故事里面,印度人和阿拉伯人都很委屈。

说到印度人,他们还不只这一次因讹误而躺枪。

大航海时代甫掀开台幕的1492年,伟大的哥伦布经过七十余个昼夜艰苦航行,发现了新大陆!“少不更事”的他激动地以为抵达了传说中的印度,其实只是跨越了大西洋到了美洲。于是,他又一次行使了欧罗巴人的命名权——这片大陆上的居民自然就是“印度人”(INDIOS),也就是今天我们认知的所谓“印第安人”。

以至于若干世纪以后,欧罗巴人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但还是不改口地把美洲原住民叫做“西印度人”,故英国人殖民真正的印度后,经营起了“东印度公司”。

看来讹误一旦传开,错误久了,便因着约定俗成有了惯性——谁都愿意继续错下去了。

翻译带来的讹误例子更多,路人皆知英伦有条泰晤士河,还有个《泰晤士报》,可是有几个人晓得,前者是River Thames,后者是The Times,完全不相关。我们熟悉的恐怖分子本·拉登,明明应该叫乌萨马,本拉登是“拉登的儿子”的意思,乌萨马的爸爸叫拉登,仅此耳。同样地,达芬奇明明应该叫莱昂纳多,达芬奇是“来自芬奇镇”的意思。

最后,安利一个被讹误害惨的人物,叫江淹。

好像我们都只因为成语“江郎才尽”知道他,觉得他因士披里纯余额不足、技能卡被人盗的low爆典型。

不然。江淹首先是一等一的模仿达人。如同时下许多人张口就能唱阿杜杨坤的吸烟嗓、刘德华“让世界知道我们都是中国热”一样,江模仿陶渊明写诗就像陶渊明、模仿谢灵运就像谢灵运。

模仿只在其次,原创也不遑多让。写诗赋和骈文也是绝代高手,“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一首《别赋》,为文评家所乐道。

“江郎才尽”的原因,《诗品笺》里大致给出了原因,当时“……江文通遭梁武,年华望暮,不敢以文陵主,意同明远,而蒙讥才尽。史臣无表而出之者……。”就是说江淹(字文通)后来身居官场,怕皇上嫉妒他的才学,假称才尽而不出新作。这个情况后代的史官都不写入正史,人们大多也就不知道了。

印度人连原创的数字冠名权都没拿到,牺牲你一个江文通的风评又有什么了不起!

推荐 2